去年,多數人不看好癸末羊年,但無人能料到凶險至此──SARS爆發,人人 自危。當初,多數人不看好董家問責制,但無人能料到敗壞至此──問責,愈 問愈責,五十萬人上街是報答。事件的嚴重程度已超乎想像──何時見過人人 口罩不離,嚴陣以待,親疏皆防﹔何時見過五十萬人齊心,在烈日下同為港事操心﹖

日前與同事午膳,有高人指下半年會有更凶險的事。還有比X年一遇(套用祖 國用語)的SARS更凶的事﹖當然有。金正日視美利堅欺眾國如無物,不用對 方勞師動眾偵察,主動露底,告訴你有多少枚導彈。缺乏長程導彈,無所謂, 能夠打到日本,足矣﹗專門出產龜x協會自民黨員的日本受襲,全球金融動 盪,已夠美國好受。只有封閉、主要外匯來自毒品和「四仔」生意的北韓不受 影響,打得過﹗到時,香港會受「外來因素」極重大打擊。

前日,所謂較開明的《中國日報》表態,指香港市民被民主派利用「奪權」。 奪權﹖帽子扣得狼辣,莫非文革將達﹖你強硬,我上街,已損失太多的香港 人,現在是嚇不倒的。五十萬嫌少,就來一百萬、二百萬吧。每逢時節,一於 你賀壽,我贈興,一個字﹕反﹗大家對著幹,衝突將免不了。

不是宣揚迷信,按照分析,羊年最壞的內外大事還沒有來。但願估計錯誤,就 像去年七月本站估計政府必能急速通過國安法一樣。

二○○三年七月十六日


二零零三年五月--建站三週年

二零零三年三月的評論

二零零三年一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九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七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五月的評論--建站兩週年

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的評論

建站一週年特稿--二零零一年五月

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九日的評論

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