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論

世事如棋,正當中主憤恨被打成接線生一類的冗員之際,忽傳怪訊,原來上次自願退休的安排,其實是西諺所說的暗地祝福。第二輪自退計劃經已公布,肥雞宴變乳鴿餐,更突顯中主能成為首輪自退計劃的唯一主任職系,簡直是平爺的恩賜。最氣憤的可能是行政主任。首輪自退給他們平添不少麻煩,可惜蜑家雞見水,百般滋味在心頭。終於等到第二輪自退計劃,但補償額差之千里,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。奉勸首輪自退的仁兄仁姐,切勿招搖,否則眼紅之輩刀劈火燒,在所難免。可謂﹕冗員惡名揹兩年,不獲平反莫涕連。

人貴自重,整個民族亦然。陶傑說聯合國翻譯中文人員的待遇特微,皆因國人最喜壓價搶生意。好端端的,會突然殺出什麼北大清華的畢業生,以低於市價過半的價錢,搶走同胞的工作。香港,近來亦多了一些人,以退休高級主任身分,低價搶去不少政府外判工作。此等工作一直由開價六、七角譯一字的人做,他們當然不是什麼高級主任,亦不認識朝中高官。一夜間,他們失業了,但仍要供樓、養妻、活兒。所謂﹕價格高低無標準,道德良心有公論﹔人家活命錢,閣下娛樂費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

最近公布的培訓計劃,似有所針對。為何規定升任一級或高級職位四至五年的同事要惡補,其他則免疫﹖近年升職機會渺茫,這些同事只佔少數,此舉是否內有文章﹖不少同事現時仍沒有合規格的電腦辦公,署方卻規定他們三年內要學懂資訊科技。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將士不帶槍,如何殺敵﹖

當公僕二十多年,從未見過任何職系像中主目前那樣,享有如此豐足的培訓機會。面對大學削經費、中學加學費、幼兒院不給費的嚴峻形勢,加入中主行列,在領取薪金之餘,尚可堂堂正正在工作時間讀書,做事反而是其次。套用陀主的名句–「講聲就可以去聽架勒,真架﹗」外間失傳的面試用語–「老細,希望給我機會跟你學習」仍可在總陀找到。這堛漲挐茧握ㄦ|對你說﹕「我請你來做事,不是要你來跟我 學 習﹗」可謂﹕中主好,培訓培到老﹔中主妙,誰要VR路﹖

二○○三年一月十六日


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九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七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五月的評論--建站兩週年

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的評論

建站一週年特稿--二零零一年五月

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九日的評論

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