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論

王大人轉職問責部長,先支取千多萬元退休金,每月再享六、七萬元長俸。我等 小僂儸,退休後到什麼公營局工作,每月長俸便暫停發放。共渡時艱的共,是你 共我,並非他共你,別表錯情。所謂﹕他你要分主與僕,共渡時艱唯你屬。

每年,總陀皆欽點某等明日之星到這到那學習或侍學,錢從何來﹖上大人對上上 大人說,本陀有四百多人,應得資源若干。取得四百多人的資源後,受惠者可能 是陀主的百多「精英」,或「精英」中的「精英」。這些「精英」去這去那,學 完又學,二百多「外人」連知的機會也無。試舉某進修團為例,選拔學員工作的 透明度不高,有人連續報讀兩次,但連面試的機會亦欠奉。部門化或者是好的, 河水井水互不干犯。所謂﹕四百人員是口號,百多「精英」為中心,當中三四或 五六,貴為基本點一雙。

新思維,新文化。三日一小會,五日一大會已過時,據聞問責部長除週一外,一 星期要開足六日會。董老闆對失業者說,政府沒有計策,但我們會日以繼夜工 作......。原來是這樣工作,所謂﹕政績平平無話說,文山會海可開脫。

政府即將推出第二輪自願退休計劃,條件如與上次一樣,相信會引發第二輪逃亡 潮。但當局明知受歡迎,條件一定收緊。不少人認為這次一定不如上次好,不會 申請,如果大家齊齊不參加,第三輪自退計劃的補償必定優厚。我認為這再不是 多與少的問題,是有與沒有的問題。政府不懂開源,更不懂節流,政策議而不 決,決而不行﹔又胡亂立法,像公務員減薪事件,立法會可高舉公眾利益而立 法,立即停付我們的退休金,這絕非不可能。忽然想起中英談判時陳佐洱的名 句﹕車毀人亡。今日特區,變革來得極快,毛主席說﹕「一萬年太久,只爭朝夕。」可謂﹕多少不要緊,最重要有份,不要白不要,後悔時已晚。

二零零二年九月


二零零二年七月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五月的評論--建站兩週年

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的評論

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的評論

建站一週年特稿--二零零一年五月

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九日的評論

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