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論

殺氣騰騰

皇帝昏庸,內政不修、人民不服時,總有奸佞之士獻計,對外挑起紛爭,轉移國人視線。特區當然沒有昏君,有的是董先生﹔也不一定有佞臣,但有中央政策組的新舊精英,包括出身於新亞歷史系、筆者的好同窗長鼻毛。偉大的特區政府亦無法對外開戰,要轉移視線,惟有對自己人開刀。

於是,近日有來自中央政策組的消息,說政府有六萬冗員。早前已有人放風,表示要裁減八萬公務員。又有匿名信指摘打字員工作清閒,此事奇在一份正式的政府部門刊物,竟登載匿名信,明顯是「做給人看」。有同事問我,明年今日,大家會否還在一起工作。我說,明年今日,大家去向不知。相信公務員系統將有翻天覆地的改變。壯士復仇,人家說return with vengeance,特區則有董老的second term with vengeance。

現在,民意如百年一遇的洪水,擋者死,沒有轉圜餘地了。但無論如何變,飯仍要吃,工仍要辦,大頭妹仍會圍著領導轉,造反派仍要造反,好命人乃會好命。眾人念念有詞﹕有糧出已算好了...。先前打私人工的,餘悸猶存,任職中主,慶幸也來不及,還怕什麼減薪。敢言者,來來去去那些,孤單慘過長毛。虔誠的、顧家的,雙耳避聞天下事,兩眼免視人間理,繼續崇拜、教兒興家。一個夕陽職系的存廢,與所有公務員的瘦身裁員相比,實屬微不足道,還保什麼權益﹖做一日和尚,敲一日鐘吧﹗請謹記生存之道﹕Work is not only to be done, but also to be seen to be done。

二○○二年一月十七日

峰迴路轉

今日,董先生又說話了。老人家說話的語氣,像脫胎換骨,拍檯跺腳,兼而有之。心想,罷了罷了。怎料,慈祥的他談及賭波合法化時,一時說有乖道德,教壞小可愛,過後又說如何將之規管。我心頓時釋疑,董伯伯始終是董未決,施政報告的三萬個臨時職位,現時還未做到五分一,又喊要多加一二千,名符其實的華南影帝 – 講多過做。我們有救了,大家仍可繼續一日譯一千字,也不用懂電腦,永遠vet來vet去﹔大面嫂繼續中產,攪事佬繼續聚眾三四,破壞繁榮穩定。

二○○二年一月十八日


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的評論

建站一週年特稿--二零零一年五月

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九日的評論

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