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論

初入行時,難免受到高官的秘書欺負。一天,高官秘書要我的繕寫員處理機密檔案。我說機密檔案應由秘書自己處理,狡猾的她大筆一揮,把機密一字刪去,說﹕「現在就交給你了。」當初政府有意直接招聘一級中文主任,大家反應強烈。現在,不少部門直接招聘什麼繙譯、傳譯主任,薪金等同一級中主。大家像吃了忘我-忘郤自我。可謂﹕名可改,人照聘。

xxxxxxx

上任專員信誓旦旦,說管方只招聘合約二級中文主任,並盡量把合約人員留在法語署,把正式的中文主任外調,以免部門乘機刪減中主職位。真實的情況是﹕法語署各組主管均不願接收合約人員,惟恐避之不及。可謂﹕長工不流別人田,短打盡成他家客。

xxxxxxx

更甚者,在最近召開的酋長會中,一位平時沉默寡言的雌雌LO,突然創意多多,向專員建議要同事考基準試。筆者絕對贊成,但要雌雌LO先考。如基準試不合格,是否要炒﹖還是停職留薪﹖被評為不合格的同事,是否可班照上,但不工作,以免教壞高官﹖正如語文教師「教壞」學生一樣﹖不知這位雌雌LO曾否坐board請人,若曾,可否追究她聘請不合格的一、二級同事責任﹖可謂﹕人望高處急不來,水向低流快不了。

xxxxxxx

新任專員表示,管方快將進行顧客意見調查,像是回應上一篇評論的建議。希望專員能多留意本網站留言,多了解同事,推行雙贏的政策。近日本網站可謂百花齊放,熱鬧非常。熱鬧是好事,總好過冷冷清清。要爭取權益,建立群眾基礎是必要的。某君說現在是編寫中文主任史的時候,不無道理。我們是殖民地政府的產物,一如當年的買辦。安哥曾修讀中國對外關係史,對買辦階級略知一二,或可撰文比對,訴說本職系的起落,反映回歸前後中文小用而精、多用而劣的歷史弔詭。可謂﹕「東風壓倒西風盛,中文凌英主任亡。」

二○○一年九月十三日


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的評論

建站一週年特稿--二零零一年五月

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六日的評論

二零零零年五月九日的評論

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