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評論

閱畢早前一則留言,實令筆者感觸良多。

回歸短短三年,實行了個多世紀且行之有效的種種制度,看來已經名存實亡──其中包括了合約精神和高薪養廉。某君的建議,如給部門同事舉辦訓練班、為高層人員的講稿標上普通話拼音等新猷,雖能奏一時之效,但其違反合約精神兼無視服務水準的本質,卻隱藏著飲鴆止渴的玄機。

學好普通話

隨著九七回歸,普通話也突然流行起來。誠然,身為一個"中文專家",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的確更能凸顯"專家"身分。不過,我們的"專家"身分一直未獲承認,更枉論能為這些自編自演的普通話班起著什麼招徠作用。

此外,主動為所屬部門的同事舉辦訓練班,本質上與集郵班、游泳班、插花班等興趣班實在無甚分別。光憑一些並無實質生產的興趣班便想保住職位,恐怕有點癡人說夢。

再者,本港官員對普通話的要求,看來也是止於溝通的水平──從香港電台那位滿口廣東腔的普通話新聞報導員,用普通話發音來念粵語稿的安排便足見一斑。所以同事們的拼音工作,頂多也只可把刪除職位的時間表略為推遲,絕對不是什麼免死金牌。

禮儀文書和題辭

相對於普通話來說,禮儀文書和題辭難度較高,且有長遠需求。不過,禮儀文書和題辭字數不多,恐怕難以向職系管理組交代(根據現在的字數計算方法,用十多小時對一副聯,工作量遠低於用一小時繙譯十多篇標準公函)。另外敢問一句:各位上次親自撰寫禮儀文書(即沒有"參考"舊作)是什麼時候?中文主任能找著的參考資料,相信行政主任或政務主任也能找到吧?

傳譯工作

許多中文主任當年入職,都是為了傳譯工作的挑戰性。不過,隨著政府大力進行本地化,需要傳譯服務的機會也越來越少。加上法定語文事務署沒有安排有系統的在職複習班,許多中文主任的傳譯工夫或已"生"了;貿然執行傳譯工作,恐怕會丟人現眼,甚或予人刪除職位的口實。因此,法定語文事務署如希望中文主任藉著傳譯工作來鞏固在部門的地位,必須切實地搞好有關的訓練工作。

擔任非中文主任的工作

有否想像過部門會出現一個正事不理,一天到晚替同事處理感情問題中文主任?

筆者這個比喻可能略帶誇張,但已足以指出這種想法的荒謬!所謂名不正言不順,這些"額外工作"完全無法在考績報告中反映,高層也未必知悉(尤其是在民政事務總署等分處多多的部門),除了予人"搶飯碗"的印象外,似難起著什麼積極作用;而管方日後也可憑此先例,指派中文主任負責一些厭惡性工作,使其知難而退。其實,大部分同事的正事還多著呢──不知道法定語文事務署有否打算分擔一下?

與部門內其他員工混熟

雖然筆者對留言中"給面子"的說法有所保留,但也得承認"自閉"是中文主任職系的致命傷。其實經常與其他同事接觸,對了解部門運作深具幫助,能大大減少"這句是什麼意思?這個名詞該怎樣繙?"等令顧客煩厭的問題,間接鼓勵大家多光顧繙譯組的服務。

重申質素第一,停止搖尾乞憐

董建華領導下的政府,處處講求資源增值;而衡工量值的一方,卻往往只著眼於工作量,殊不知未獲衡量的質素和形象,卻一直是香港這個品牌的成功要素。當然筆者承認,資源增值和裁減人手,是一股難以抗拒的大洪流,認為自願離職等方案合理的同事,大可順應這股洪流,不再周旋於每個月有多少字才能保住職位之類的無聊政策。而有意捍衛職位的朋友,看來應設法讓市民、讓政府重新認識服務質素、語文水準的重要──否則把什麼關?有字就算了。

2000/5/9